當前位置:首頁 > 開礦紀實

齋月青金之旅(二)

作者:青金城堡     時間:2016-10-14 18:10:40


         兩千年前,這里曾是絲綢之路上的繁榮寺廟,往來東西方的客商在漫漫旅途尋求心靈慰藉的庇護所。兩千年后,這里瓦礫縱橫,柱倒墻頹,時間以難以察覺的速度將曾經的富麗堂皇,緩慢吞噬。
        近世以來的阿富汗,在戰爭魔爪中飽受摧殘———幾乎沒有不見廢墟的城市,生銹的戰車被隨意丟棄,行走在殘垣斷壁,隨時可能踏響歷次戰爭中埋下的地雷。


        這么多次上礦山都有一個感覺,不管從那條路盤旋上山,都在山坳里發現人家。有時候幾十家一個村落,有時候四五家,還看到孤零零一家人建幾間石頭和土混合的房子,門前一片莊稼。有的前面有河流小溪經過,有的住在半山腰根本沒有水,全靠毛驢背著水桶上去,這時候你看到的往往是小孩子在后面趕著驢。這些散落在各個山坳間的男主人們,構成了青金礦不同環節角色的來源,女人們操持家務,也下地農忙。


原住民居


原住民居


步行之路

 岔路口


夜晚宿營


去礦長家

當地村民

放哨童子軍


        離開“法伊茲饒寶德”的前一天,去了兩個朋友的家里,一個是給聯軍供貨商,一個是青金囤貨商。利用剩下的時間和伙伴們一起去工礦部設在“巴達赫尚”的礦產辦公室。其中兩個人已經不在這里工作了,新派來的是讀書多的年輕人,這是第一批到這個辦公室工作的負責人“茲爾比”說的。
        離開礦區的時候天空呈現魚肚白,看了看表,凌晨三點十分。當地的朋友留下來辦理山上下來的原石手續,今天晚些時候會到,已經在用毛驢轉運山口了?;厝ヂ飞先齻€人,也不用帶槍了,上山是在每臺車上都放了沖鋒槍的,老蘇聯的那種。白天的大路上已經有了摩托化的地方民兵了,從喀布爾來的情報上回程暫時沒有麻煩。也正是可靠的信息使大家都輕松起來,路過產甜瓜和哈密瓜、西瓜的產地都停下來,買了相當多,確切的說當最后買哈密瓜的時候,已經裝了一滿車。前面一臺車也同樣如此。

(有獎問答11:甜瓜,哈蜜瓜,西瓜每七公斤大約多少美金呢?)


高原集市


西瓜地

運輸工具

        每次上山,下山到喀布爾都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不光是安全,僅僅是到省會城市“法伊茲饒寶德”就是十二個小時車程??梢哉f十二個小時是我整個從中國到阿富汗所用的時間,并且包括了提前去機場安檢和中轉等飛機和出關的時間。其實單說城市之間的這條路僅僅是五百五十公里,并且在十年間多個國家援建,都打通了隧道,涵洞,鋪上了瀝青,九成的路是通暢的,無奈不是上山就是下山,曲曲彎彎,遇到眾多的哨卡都要減速,也必須減速,有高出地面十到十五公分的減速臺階便于軍警查看。 


美國戰車


幸好我們其中一個會用路上風景和晚上的事情編詞唱即興歌曲,讓我們在幾個路段開懷大笑,也交叉著放了中國歌曲的碟子,減輕了路途苦悶。

(有獎問答12:從省會直接上礦山,需要走六小時車程,大約是多少公里呢?)

        晚上就住在我們辦事處了,除了兩個阿富汗保鏢,就剩一個小孩做飯兼打掃衛生了。中國同事略顯寂寞。雖說他不需要齋月,但沒有人能和他愉快的交流是個問題,除了礦山下來原石忙上幾天,基本就是待在房間里上網了,經常斷電連網也上不去就很煩悶,只是今年好多了,斷電的時間都不長。安全形勢不好,他也不愿出去,平時活動范圍就在院子里,阿富汗朋友會在周五帶他去郊外燒烤或者家里吃大餐,玩上一天再送回來。這次來除了第一天在辦事處匆匆見面后,再次坐在一起已經是十多天以后,聽他說“喀布爾”倉庫已分揀完畢,大約在四十噸左右,已經裝包整齊了,就等山上的下來一起辦手續了。


轉運卡車


青金稱重


青金分級

青金裝袋

        從礦山下來,沒有感覺太累,在辦事處像松了發條的玩具,動也不想動。白天在沙發上都不是正經坐著而是斜著躺著。第二天夜晚仍然睡得奇香。早上起來后,才聽門房說另外幾個阿富汗伙伴忙了一夜,把第一車礦山上下來的原石過磅,記錄,碼放在一個集裝箱了。運貨車早上已返回,并且等幾個地點匯集完挑選好的原石后,還要再運來,時間大約三天。我們利用這個空間又去了青金商店,看他們電話中所談的優質料。電話中一再保證的優質料實在不敢恭維,香港甚至廣東都是這種普通料,看我們都笑,老板卻是煞有其事的說,差的都賣給巴基斯坦和中國人了。這是留得好的,也確實有部分好的,價格奇高還很少,手續都很麻煩,只能看看無功而返。到喀布爾的又一天去看了內政部后面戒嚴區里的小工廠,本地傳統的石頭加工廠,和以前一樣,只是更忙了。除了整塊的成品,更多的是用切片黏合的碗,盤,花瓶等。用幾種顏料和化學試劑調和的膠是主要原料,很遠就聞到刺鼻的“苯”成分,有沒有更多的有毒分子不得而知。阿富汗人就是在這種沒有任何保護的作坊里生產暢銷品,還一個勁讓我看膠水來自中國,說又便宜又好用。當我告訴他們這有毒時,他們都不以為然,并且說,沒關系的,沒有人知道。

(有獎問答13:這種黏合劑用幾種調料呢?)


喀布爾街頭

青金商店

傳統工廠

秘密材料



阿富汗青金專賣店


阿富汗青金加工工廠

        第二車已經下山,大約三十個小時后到“喀布爾”會合。在等待的最后一天,來了兩批礦主,一撥是“潘杰希爾”的,拿著紅寶石,祖母綠,碧璽,尖晶石等,談價格,質量和渠道,另一撥是下午剛到的,從東部“賈拉拉巴德”來了兩個礦主,除了各種玉石還有一種新的原石,碧蔥色,以前沒有見到,中國市場也沒有銷售,價格每噸從兩千到三千美金不等。類似翡翠的那種寶石價格漲了上去,說是近兩年歐洲人有更多的需求。其實從高端青金來說,主要是歐洲人一直不停的購買。我們拿不走或者沒有及時拿走的,都被他們代理人拿走了。他們優勢是幾百年的穩定需求,劣勢是他們不能上山,甚至不能去“法伊茲饒寶德”,我們優勢是還能去礦山并能用聯盟形式固定這種優勢,劣勢是價格不如歐洲人那么誘人,其中幾批數量不大的頂級料就是歐洲人在我們猶豫過程中高價買走的。
        找到可靠通道可靠人,就有了好的青金,交易環節也很重要。由于阿富汗銀行信用較差,很多銀行不開對阿富汗的信用證,而且也不能直接匯兌,又不可能帶整箱的美金,那怎么辦呢?最好最便捷的方法是阿富汗伙伴在中國采購的商品你來支付款項,這樣用的就是人民幣,你在阿富汗采購的青金或者支付工資等等費用,由阿富汗伙伴直接交割,至于誰差誰多少,記帳就可以,反正每年都是好多次,看起來像易貨貿易,可這是一個重要的行業。更多的人以前和阿富汗沒交集,現在需要了,就在交易環節找一個行業——換錢行。由自己找或者別人介紹,也可能是銷售商給你在中國的阿富汗人做這個行當的,不但不太讓人放心,還違法,雖說在阿富汗私人銀行、換錢商店都可以合法經營,畢竟中國國情不同,在中國還是要了解中國國情的,避免麻煩。這其中更要防范阿富汗人之間的經濟糾紛。一旦他們之間發生扯皮,錢出去了,貨到不了手將是難以承受的損失。


礦樣

          就在回到“喀布爾”辦事處,等第二車下來的時候,一件事讓我很感動。那就是其中一天午后,聯絡頂級料的朋友說終于在兩個地方找到兩噸多。我們分頭前往,自己人看到的是真實的,有經驗的,確實是老礦老料,都是多年以前的那種。原料的主人在迪拜,通過各種渠道聯絡后,找到的東西,質量價格交易均無異議。只是在這個富人區,又是齋月午后,人們都睡覺等待白天十七個小時以上的空腹,根本找不到“腳力”給我們搬運、裝貨。實在無奈,我的伙伴和阿富汗朋友親自開始往小卡車上搬,司機師傅看到這一群不是苦力的苦力,也無法袖手旁觀,參與從房間里往外拽,但都不許我伸手。沒有半個小時,這些平時只會唱歌跳舞的伙伴們都大汗淋漓,衣服像水洗一樣貼在身上,我插手他們仍不讓,要知道他們每個人都不是干這種活的,各有各的辦公室,拿出時間來陪我就已經影響到他們工作和生活,又在這兒干這種苦力都不在這個時間干的活、長達倆個多小時。令我不忍。并且又運到中轉倉庫后,一袋袋搬卸下來。我看著他們汗如雨下,實在擔心他們其中哪一位脫水,我沒有預料的這種情況下,欠下這樣的人情。合作伙伴還情有可原,這另外的四位實在只是場面上的朋友、在十多年里未見到做這種苦力的,按中國人的視角,他們可都是大老板。身在他鄉,朋友行當,關鍵時刻,令人感動。

聯系我們
Contact
聯系我們
期待與您的合作

咨詢熱線:010-67617007

客服QQ:1058309041

Email:1058309041@qq.com

[向上]
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咨詢熱線:
010-67617007
二維碼

關注微信

二維碼

關注微信

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日本69xxxxxxxxx19,,日本xxxx裸体xxxx按摩,,一女多男黑人两根同时进